盂县:又是一年大寒时,还记得电影《大寒》吗

栏目:美食 来源:中企新闻网 时间:2019-05-23

打开支付宝首页搜“632753166”领红包

来源:阳泉晚报

?

电影《大寒》剧照

?

??

张跃平

?

张双兵

  “二十四节气,生命轮回。”这是电影《大寒》宣传片里的一句话。


?

  1月20日,又一个大寒将来临。一年间,电影《大寒》经历了票房惨淡、无奈下线,在相关人士帮助与支持下,重新上映,广受关注。

  《大寒》最终以669万元的票房收官。回望一年的艰辛,导演张跃平说,对于中华民族所经历的苦难,《大寒》只是一个记忆。如今,走过大寒的《大寒》,在新的历史时期迎来“打春”的日子……

  31天,从上映到下线

  1982年,盂县西潘乡羊泉村的乡村教师张双兵,因为一次偶然的家访接触到“慰安妇”,从此开始走上一条艰辛的道路。30多年间,他走访记录了一百多位“慰安妇”受害者的情况,并先后带16名受害老人实名起诉日本政府,要求公开道歉、赔偿。虽然此案经日本最高法院终审判决败诉,但张双兵仍在坚持抗争,坚定地要为他调查过的127位受害老人讨个说法。

  被张双兵的事迹感动,导演张跃平创作了电影《大寒》。

  电影讲述了二战期间,盂县桃园村村民大妮、二妮、兰花等人,在日本“慰安妇”制度下的屈辱遭遇和残酷命运。在数十年的光阴磨洗中,她们把往事的窗口牢牢尘封,直到中国“慰安妇”问题民间调查者张双兵的出现,一束微弱的亮光开启了她们倾诉的出口……

  2017年底,电影《大寒》成片。为了让年轻人关注这部电影,正式上映前,主创团队特意在南京东南大学、苏州大学、山西大学、北京大学等高校举办了观影会或点映礼。

  2018年1月12日,电影《大寒》正式上映。

  从2015年4月开拍到2018年第一次上映,《大寒》问世用了将近3年的时间,但实际上,从前期筹备到后期完成跨越了6年时间。

  导演张跃平说,这6年,是漫长而难熬的6年。

  在贺岁大片的夹击中上映,张跃平十分担心《大寒》会遭遇票房的“大寒”,毕竟题材沉重,不是具有商业属性的片子。

  但张跃平没料到,《大寒》首先遇到的是排片问题。上映首日,《大寒》仅有0.2%的排片量,这却已经是它的最高排片量。从上映第三天起,排片占比几乎为零。

  因此,尽管豆瓣评分高达9.4分,上座率和好评度很高,但是基于几乎没有排片,想看的看不到,能看到的大多是在与影片相关的首映、点映活动,活动一结束,这部片子也就在苍茫中“隐身”了。

  因为经费问题,《大寒》的宣发也一直跟不上。剧组很多具体工作都由志愿者承担,连官微的运营也是一位在校大学生影迷义务服务。

  很长一段时间里,《大寒》官微只有800个粉丝。有关心的人出主意,让剧组考虑做做营销,让更多的人来看看这部电影。

  然而,张跃平只淡淡回了一句:“这么严肃的题材,营销不得,不消费苦难。”

  上映31天,《大寒》只收获143.1万元票房。因为排片无望,票房惨淡,2018年2月12日,《大寒》无奈下线。

  一条微博,《大寒》成为“网红”

?

?

《大寒》官微消息被大量转发?

?

?

  《大寒》遭遇无人问津、无奈撤档的冷遇,但张跃平与张双兵一直相信,正义会迟到,但不会缺席。伤痛会结痂,但苦难值得被铭记。

  虽然已经下线,但《大寒》主创并没有放弃宣传。2018年3月,在应邀赴韩国参加日军“慰安妇”问题亚洲团结会议时,张跃平将《大寒》向大会进行了推介。

  2018年7月7日,美国旧金山南京大屠杀索赔联盟、慰安妇正义联盟、抗日战争史实维护会在旧金山举办《大寒》观影活动。原本能容纳100人的观影大厅,挤进了300人,其中还不乏美国当地观众。在近两个小时的观影时间里,许多人在通道中站着看完电影。

  张跃平没想到,十几天后,《大寒》竟然在微博上成为“网红”,甚至上了热搜。

  这缘于负责打理《大寒》宣传工作的志愿者7月24日在官微发出的一条消息:“电影《大寒》:你愿意为我转发,让更多的人知道‘我’吗?”内文中,写出这部影片的艰难,也写出了主创人员的坚守。

  一时间,网上转发如潮,人民日报》、新华社等权威媒体的官微也纷纷转发。之前只有800位粉丝的《大寒》官方微博,仅在2018年7月31日当日,阅读量就突破了“100万+”,许多微信公众号相关文章的阅读量达到“10万+”。

  越来越多的人注意到了电影《大寒》,许多人留言,“第一次上映错过了,如果复映,不想再错过它”。

  《大寒》复映,广受关注

  在为电影奔波宣传的日子里,张双兵在微信朋友圈留下这样一句感叹:“哪一天才能如愿,为了苦难的那么些死去的受害者。”

  张跃平一直想着让影片复映的事情,他不是为了赚钱,甚至早就想到这样的片子赚不到钱,可他就是想让更多的人看到,或许当人们真正了解那段历史的时候,他觉得才对得起愿意把苦难讲出来的老人们,才能真正焐热“慰安妇”的心,包括他自己内心中的那块“冰疙瘩”。

  张跃平远赴四川找到了樊建川,提出在建川博物馆举办复映典礼。樊建川爽快地答应了。

  就在《大寒》筹划复映的时候,一个令人悲痛的消息传来——2018年7月24日,张双兵调查的127位“慰安妇”中唯一一位幸存者、电影中让娃子们守住“家门”的曹黑毛老人去世了。

  那天,张双兵正在太原去往四川的路上,前几天他才去看过老人,知道老人身体状况不好,已经无法进食,却没想到死亡来得这么快。

  关于复映这件事情,张双兵还没来得及跟曹黑毛说,他本想着等从四川回去,再去跟老人说说现场的“盛况”,只可惜这成为永远无法完成的一件事情。

  2018年8月1日,《大寒》远赴四川大邑县安仁镇,在建川博物馆老兵手印广场前举办了复映首映礼。

  8月14日,世界“慰安妇”纪念日,《大寒》在全国院线重新上线。影片上映第一天,全国46个城市排片766场。尽管排片量在第二天开始减少,后来在全国每天只有数十场,但张跃平和张双兵并没有放弃宣传。

  2018年8月,《大寒》主创团队开启山西十一地市的山西行活动。9月22日,张跃平应邀前往美国旧金山,参加“慰安妇”塑像揭幕一周年纪念活动。活动中,《大寒》再次播放,引发关注。

  4个月后的12月13日,电影《大寒》全国下线,最终票房669.2万元,并获得了淘票票9.4分、猫眼9.5分、百度9.3分的高分评价。

  12月13日,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,从2017年这一天在东南大学举办观影会,到一年后下线,电影《大寒》经历了太多太多。

  令张跃平感动的是,2018年8月15日,在山西剧院,由山西省社会学学会传媒社会学专业委员会发起,山西省电影家协会、山西院线联盟与《大寒》出品方阳泉广电传媒有限公司,联合发起“《大寒》不下线”活动,来自全省各市的院线经理集体为《大寒》“站台”,承诺让《大寒》在山西不下院线。

  电影《大寒》告诉人们,中国电影有一种票房,那就是信念。(田杰)

扫左侧二维码

进盂县群


相关文章
评论
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
头条推荐
最新资讯